香港动作电影:一个个巨星不怕死打出来的辉煌年代

随着陈木胜导演去世,香港动作电影的辉煌告一段落。香港的动作片可以那么好看,甚至在国际上独树一帜。

后来连昆汀,黑客帝国都要请香港的动作片精英去拍戏。虽然好莱坞是出了名的电影王国,但动作设计这一块他们永远达不到香港电影人的高度。

理由是?香港的动作电影,从演员,特技师,武术指导个个都是专业出身。而这个专业不是大学,而是同戏剧有关的一切。

香港电影的动作分派系分班底最出名的就是“七小福”,成家班,洪家班,袁家班。

而“七小福”当中的七个人,可谓香港各大动作派系中的宗师鼻祖。当中成龙,洪金宝,元华,元彬,元秋,元彪这几位最大牌。

这几位从小在于占元的戏剧学院学习武术和各类戏剧基本功,洪金宝是大师兄,成龙是于占元的义子,元华是几个人当中学东西最快的,元彪则是最小的师弟。元秋是最酷的师姐,后来狮吼功名震天下的包租婆。

在香港动作电影刚刚兴起的七十年代,李小龙叫板邵氏电影一统天下的状态,一拳一脚打出了香港功夫片的江山。不仅红透了香港,更在亚洲掀起热潮。

此时的七小福就在师兄洪金宝的带领下从特技和龙虎武师做起,在李小龙的电影里打杂跑龙套?完全凭借着不要命的冲劲闯荡江湖。

也正是如此,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成龙被大导演罗维和金牌经纪人陈自强看上,请他做李小龙二代拍《新精武门》,还给她取了个艺名,“成龙”。

成龙由此在江湖上打出了一点名堂,直到八十年代的来临,七小福都在酝酿各自的风格与才华等待发光发热。

与此同时,对功夫很有研究的刘家良已经拍了几部受欢迎的电影,刚刚在自己老爸电影里学到经验的程小东也开始着手自己的戏。

再加上一个杂家大师袁和平,和回到香港搵食的甄子丹以及拿到全国武术冠军拍了《少林寺》的李连杰,香港动作电影的江湖蓄势待发,高手宗师全部到齐,黄金年代即刻拉开序幕。

在香港电影最鼎盛的八十年代,嘉禾可以说是独占鳌头,但是1983年的某一天嘉禾要求全体成员坐下来观摩学习一部武侠片,徐克导演的《蜀山》。

这部电影不仅用上了星球大战的班底,还创下了香港电影史上第一次十几个人一起吊着威压飞的壮举,而帮助徐克实现这个美梦的就是元奎。

徐克天马行空飞天遁地,以一己之力呈现出东方魔幻世界的神奇,而与他共同写下历史的有三个人,元奎,元彬和程小东。

程小东一剑西来,早就靠《名剑》《生死决》在业内打响名堂,香港电影届最会吊威亚的武术指导就是他。

元奎的动作优美,非常富有想象力,多年后他为舒淇拍的《夕阳天使》,每个动作都是教科书级别的漂亮。

1977年还在佳视拍《金刀情侠》的徐克,第一次开了武术指导这个职位,那个第一个做他武术指导的就是后来和他一起拍出《倩女幽魂》《笑傲江湖》《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的程小东。

吊着威压,飞天遁地,霓裳长裙,神功盖世,想象力有多漂亮,武打动作就有多夸张。

而站在他们对面的就是成龙洪金宝元彪实现的动作喜剧片以及刘家良硬桥硬马的纯粹功夫片。

当时徐克拍《黄飞鸿》要求李连杰在表现佛山无影脚的时候,连射七脚,一气呵成。

立马受到了黄飞鸿徒孙刘家良武指的反对,第一他是黄飞鸿的绝对传人,功夫这样打出来他会被业内笑死,第二,他觉得徐克这样非常不尊重武术,就此作罢,随后徐克找来袁和平救场,最后才有了最为经典的《黄飞鸿》系列电影。

但是行业真正的练家子则认为还是应该脚踏实地的打。所以徐克的这一套和成龙洪金宝他们的电影是不一样的。

人被打了会痛,手里有什么就拿什么打,偶尔男扮女装,遇到什么打什么,从商场的电灯飞下来,从这把跳到对面的阳台,跳飞机,跳雪山,跳高楼,跳坦克。表情喜剧,剧情好玩,全程都在看成龙无数次的找死。

真功夫和现实世界相结合,给观众的代入感极强,从《蛇形刁手》开始到《新警察故事》,七小福开创的功夫喜剧片缔造了香港动作电影的历史,更开创了著名的“双周一成”的佳话。

没有人打不死,只有成龙敢这样为了电影豁出去,后来刘德华还在《天下无贼》里面调侃,“我又不是成龙,有100条命”。

随着时代的推移,观众对于功夫片的要求越来越高,站在成龙时装功夫片的基础上,陈木胜叶伟信甄子丹董玮加上了搏击泰拳和近身打斗,让千禧年以后的动作片更多元养眼。

甄子丹老妈是太极宗师大师麦宝婵,自己十几二十岁和李连杰是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都在北京什刹海武术学校学习,后来跟着袁和平拍电影,加上自己又会泰拳,自由搏击等等技能,所以甄子丹的电影短平快更有街头霸王的游戏感,看得人非常过瘾。

但后来随着《叶问》四部曲的终结,观众可以在大屏幕上期待的动作电影越来越少,要么就是打得太假,动作太慢,不专业,看看现在的武侠片,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然后慢动作还要重播,对观众来讲真的是一种折磨。

无论如何,当香港动作巨星们在电影里的时候,飙车爆炸惊险刺激,拳拳到肉,每次看都那么过瘾爽得不行。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历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