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yabo.com,欧洲众多民族的“异类”巴斯克人西班牙学者:来自中国中原地区

生活在西班牙和法国一带,人口不过几十万,但是存在感极强,是欧洲众多民族里的一个

他们有着和欧洲人全然不同的长相,晦涩难懂的语言,他们在欧洲从史前时代生活到现在,但是没人能说清楚他们从何而来,为何如此不同。

直到近几年,有西班牙学者研究后得出一个结论:巴斯克人,或许来自古中国,而且是来自中原地区,即河南山东一带。

巴斯克人的长相非常没有“欧洲特色”,相比于骨架大、肤色白、发色浅的欧洲人,他们却有着黄种人一样的黑头发黄皮肤,以及比欧洲人更细小的骨架,虽然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一些高鼻深目的欧洲特征,但这多半是混血的结果,再加上巴斯克人在欧洲生活了千百万年,针对气候发生一些外貌变化也很能理解。

但是把巴斯克人的各项特征数据列出来对比,人们就会发现,他们和黄种人的相似度远远高于欧洲的白色人种,但是又和黄种人有所区别,可谓“自成一派”。

而且巴斯克人的语言也活像个大杂烩,曾经有语言学家去专门研究过他们的语言,居然从里面听出了七八种语法,还掺杂着古代拉丁语,这让语言专家们很不解。

因为巴斯克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本应该发展出一个清晰的语言体系,而不是现在这种一锅粥,最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语言如此复杂的情况下,巴斯克人还有二十多种方言!

他们的血统也极其混乱,从他们的血液样本里可以分析出十几种国家和民族的基因,看起来仿佛是世界民族大融合的产物,但巴斯克人又偏偏特立独行,至今都保持着高度的独立性,从公元前就开始和各个欧洲国家打仗,而且十分勇猛,到了现代,他们为了民族独立也没少和西班牙人起冲突。

为何巴斯克人如此特别?学者们只能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它应该不是一个欧洲历史上自然聚居形成的民族,而是如吉卜赛人一样的流浪者,从他们的故乡一路走到欧洲,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和其它民族融合交流,但又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族群,最后他们选择在西班牙一带定居,但是他们复杂的民族特性却已经形成。

根据考古发现,巴斯克人应该是欧洲最早的一批居民,科学家甚至从一个欧洲巴斯克人的聚集地挖出来过旧石器时代的古物,目前欧洲所有民族中,还没有比这更古老的发现。而科学家对古巴斯克人的相貌进行还原,那时的巴斯克人混血特征还不明显,和中国人高度相似。

历史学者根据历史资料上关于巴斯克人出现地带的记录一路推演,最后发现他们的老家应该是在中国河南,按照他们在欧洲出现的先后顺序,科学家推测这群原本生活在中原地区的人,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海上漂流,出发地大约在山东的入海口。

当时的海域状况与我们今天了解的,大概有很大的不同,这群人在海上漂流了许久,最后可能在亚非欧三洲交界的海域找到了登陆地点,可以确定他们到达过埃及,因为他们的生活习俗和语言里都有一些和古埃及人相似的地方,他们可能在埃及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最后他们再次出发,来到西欧、南欧,最后停留在了西班牙。

在“中国起源说”方面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是,巴斯克人的基因和印第安人很相似,人们普遍认为印第安人也是古代中国向外迁徙出去的种族,巴斯克人从未去过美洲,他们和印第安人之间的联系,只能是来源于中国。

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和世界上许许多多的民族,竟然来自同一块土地,或许本来就拥有同一个祖先,而在千百年的融合变化中,本是同宗同源的民族,却成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族群,人类的变迁史,竟然奇妙至此。

或许因为家乡山高路远,在漫长的流浪中,巴斯克人得到了空前的民族凝聚力,在欧洲无比混乱的征服史中,巴斯克人顽强的活了下来,并且保留了自己的语言风俗和民族特点,而且从未屈服于其它民族的统治,历史上面对别国的入侵,在其他民族纷纷沦陷的情况下,巴斯克人成为了坚持到最后的一个。

即便能征善战的查理曼大帝,也在这个民族手里吃过败仗,历史上记载,查理曼大帝派出过几百人武装精良的军队,包括骑兵,去征服巴斯克人的领地,结果这支军队被巴斯克人围堵在山口击杀,损兵折将,大败而归,而对面的巴斯克人甚至都不是正规军队,只是临时集结的村民。

这一仗让巴斯克人的勇武之名传遍欧洲,后来的历史也证明了巴斯克人的战斗力的确恐怖,历来的征服者,竟然没有几个人可以打败他们,即使征服了领地,巴斯克人也坚决不接受他人管辖,即使今天也是如此,他们对于自己民族的认同感,比任何一个民族都要强。

在漫长的历史中,巴斯克人的来历被渐渐抹去,可能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万里之外,或许生活着他们的同族,更不知道,他们的祖先因为什么目的,才展开那场漫长的流浪,大多数中国人更不会知道,遥远的欧洲有一个叫做巴斯克人的民族,可能与我们有着一样的渊源。

但是历史即便无情,也终究会给人类留下一点可以探寻的足迹,千年之后,通过艰难的研究和考证,两个陌生的民族再一次被联系到了一起,也许冥冥之中,祖先也在指引者他的子民,让他们有互相了解的机会。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数千年前,祖先们相互道别,踏上各自的征途的时候,可能以为从此天涯路远再无交集,没想到子孙还可以再见,而且最令人高兴的是,无论是我们,还是遥远欧洲的巴斯克人,虽然都经历过种种磨难,但都在种种考验中生存了下来,流传至今,这才是历史最让人感到温暖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